H5N2疫情疑与运输有关 专家呼吁加强监测和研究

本报讯(见习记者王珊、倪思洁)“现在所有鸡都作了无害化处理,养鸡场还处于封锁状态。场内员工也被隔离在养鸡场,预计明年正月十五可以恢复正常运行。”12月25日,河北省保定市焦庄乡朱庄村虎凤养鸡场场主王增虎通过电话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12月17日,王增虎所在的虎凤养鸡场发生H5N2亚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4000多只鸡受感染死亡。截至目前,疫点周边3公里、疫区周边5公里范围内的活禽全被处理,累计达12.57万只。“太残忍了,眼见着这么多鸡被活活烧死。”王增虎的心情十分沉重,这次疫情使他损失1000多万元。“H5N2造成这么大规模的死亡,在内地还是首次。”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对疫情的规模非常吃惊。“可能是引种运输过程中,某些因素导致H5N2暴发。”12月24日晚间,疫情发生后曾赶赴现场的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禽流感流行病学监测组负责人邓国华副研究员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发生疫情的主要是养鸡场主从河北当地种鸡场买的青年鸡,由于种鸡场和涉事的虎凤养鸡场本身没有出现疫情症状,因此可以推断H5N2疫情的暴发可能与运输过程相关。“引种期间正值连续阴雨低温的极端天气,加之运输过程中可能存在的种种因素,比如说非法运输等,最终促成疫情暴发。”邓国华说。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才学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现阶段国内没有针对H5N2疫情的疫苗。对此,邓国华认为:“没有必要针对H5N2研究专门的疫苗。”他表示,禽流感亚型病毒的神经氨酸酶不是致病的最重要因素,没有必要针对NA研制专门的疫苗,而主要应该考虑血球凝集素的类型,而目前我国已经有针对HA类型的疫苗。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病毒室主任秦成峰告诉记者,疫苗主要是用来应对季节性流感的,而且研制疫苗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需要评估利益、风险和投入。对于目前这种罕见的病例,研制疫苗并不实际。在此情况下,“针对动物疫情的暴发,扑杀是最好的手段。”高福说。秦成峰也认为:“对于这种偶发、突发的案例,更重要的还是监测和控制现场,同时加强基础研究。”早在2004年2月,台湾就曾发现H5N2禽流感疫情。而近年来,邓国华及其所在的实验室也一直在监测和研究包括H5N1、H5N2在内的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近几年,我们加大了对禽流感的监测力度,以便了解病毒的传播和分布情况。”邓国华告诉记者,该实验室目前没有发现其他H5N2疫情暴发地,而且根据现在研究来看,H5N2病毒对人和其他哺乳动物的感染率很低。高福表示,虽然近年来发生的H7N9、H6N1以及H5N2疫情具有偶发性,但也提醒人类,在感染动物和人类的过程中,流感病毒本身也在进化和不断适应环境,并在变化中更容易导致人或家禽感染。在高福看来,尽管监测手段有所提高,但随着病毒变异越来越复杂,监测力度和对病毒的系统研究还需要进一步加强。《中国科学报》
(2013-12-26 第1版 要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