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江苏盐城的爆炸牵动人心,不久前北京交通大学的火灾还记忆犹新,的确,安全问题是实验科学中始终存在的问题。简单回顾我经历的安全事件,是为记录,也是警醒。

读博记语- 究根寻因

对实验室安全的第一印象来自刚进实验室培训使用氢氧火焰枪的时候,师兄告诉我持枪一定要手稳,之前出现过气体管路脱落导致氢气泄漏的。后面我用氢氧火焰枪一直战战兢兢,最后因为眼睛难以忍受强光基本没怎么做这个实验。不过身边同学用的很频繁,比较严重的一次是从气体仓库领取的氢气气瓶的总阀漏气,3天一瓶氢气就漏光了,最奇怪的是我们的氢气报警装置竟然毫无反应,后面找设备厂家过来检修却是一切正常,也是非常奇怪。

赵克勤

实验室最严重的一次事故是15年末的火灾,当时整个房间都烧空了,万幸的没有人员伤亡,而且消防出动及时,隔壁房间的有机试剂被有效隔离,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等我早上起来看到消防车,还有那个被烧的只剩下黑乎乎墙壁的实验室的时候,整个人是懵的。当时我为了保证睡觉不被打扰,手机是晚上定时关机的。从那以后,我一直保持24小时开机。对这件事情我是有“负罪感”的,因为在实验室火灾的前两天我有看到有个搅拌器电源线插入通风橱插座时冒火星并立即找电工报修,不过电工检查后说没有问题,我也就没有继续关注。假如我再认真一些,再次要求检修是不是这场火灾就可以避免呢?这场火灾给我的警醒就是实验室最好能有隔离区,可以避免火灾蔓延。

读科学网徐吉健博客《科研杂谈4——回望我经历的安全事件》(链接地址  ),记语与评论如下:


近日江苏盐城的爆炸牵动人心,不久前北京交通大学的火灾还记忆犹新,的确,安全问题是实验科学中始终存在的问题。简单回顾我经历的安全事件,是为记录,也是警醒。

对实验室安全的第一印象来自刚进实验室培训使用氢氧火焰枪的时候,师兄告诉我持枪一定要手稳,之前出现过气体管路脱落导致氢气泄漏的。后面我用氢氧火焰枪一直战战兢兢,最后因为眼睛难以忍受强光基本没怎么做这个实验。不过身边同学用的很频繁,比较严重的一次是从气体仓库领取的氢气气瓶的总阀漏气,3天一瓶氢气就漏光了,最奇怪的是我们的氢气报警装置竟然毫无反应,后面找设备厂家过来检修却是一切正常,也是非常奇怪。”

评论:
“后面找设备厂家过来检修却是一切正常,也是非常奇怪。”作为科学人,对这种“奇怪”要究根寻因。

相关文章